當前位置:首頁?>?公益訴訟 > 正文 >

非法捕撈鰻魚苗破壞長江生態環境

2020-02-06 18:20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江蘇省泰州市人民檢察院起訴王某等59人非法捕撈破壞長江生態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日前由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案發地開庭。
  法院一審判決,王某等13人對其非法買賣11.69萬尾鰻魚苗所造成的生態資源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858.91萬元;其他收購者、捕撈者對其參與非法買賣或捕撈的鰻魚苗數量,承擔相應賠償責任或與直接收購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53名被告人:非法捕撈水產品罪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據介紹,鰻魚苗長約六七厘米,和牙簽差不多粗細,通體透明。近年來受過度捕撈等因素影響,產量急劇下降,價格也一路走高,從幾元一尾上漲到30多元一尾。因此它也被稱為“水中軟黃金”。
  60多歲的王某在靖江市鰻魚苗收購圈中名氣很大。他有門路,懂行情,很多人都愿意跟他合作。
  近幾年,為獲取最大利益,王某組織其他收購人“合伙入股”,成立收購“公司”,以統一價格收購和銷售。同時為防止股東之間私自交易和逃避執法人員的檢查,他要求每名股東繳納兩萬元保證金,并簽訂協議書和承諾書。這種“公司化”的運作方式,不僅控制了當地鰻魚苗的價格,還壟斷了市場。
  2018年4月2日,公安機關抓獲了王某等13名“股東”和其他6名個體收購商。
  在進一步偵查中,丁某等34名非法捕撈鰻魚苗的漁民也陸續被抓獲。
  經查,2018年1~4月,短短幾個月內,他們單獨或結伙,在長江干流水域使用“絕戶網”等禁用漁具,非法捕撈鰻魚苗達5000多尾;而王某等明知道鰻魚苗是他人從長江中非法捕撈所得,仍通過隱蔽方式,長期統一價格收購、統一對外出售鰻魚苗。
  2018年3月,長江正處于禁捕期。靖江市漁政部門在執法巡查時,發現長江江面有大量捕撈鰻魚苗的船只。之后,靖江市公安局經走訪摸排,一起從捕撈、收購再到販賣的“全鏈條”犯罪從而浮出水面。
  2019年1月,丁某等34人以及王某等19人共計53名被告人,分別被以非法捕撈水產品罪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判處了刑罰。
  在刑事判決認定基礎上增加6人:認定59名侵權行為人
  然而,該案并沒有劃上句號。
  早在刑事審查起訴階段,靖江市人民檢察院、泰州市人民檢察院就開始著手開展民事公益訴訟工作。
  2018年7月21日,靖江市人民檢察院在媒體上進行公告,如有符合法律規定條件的機關或有關組織欲對王某等人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與靖江市人民檢察院聯系,但截止到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時,未有符合條件的機關或組織就本案提起公益訴訟。
  刑事審判雖然解決了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但是被損害的長江生態并沒有得到有效修復。2019年2月14日,泰州市人民檢察院對這起公益訴訟案件發起調查。
  辦理這起案件過程中,因案件涉及人員多、案情復雜、法律適用問題疑難,泰州市人民檢察院成立以陸紅梅為組長的專業化辦案組,重點圍繞本案侵權責任主體的確定、違法行為造成的生態資源損害范圍和數量、不同侵權主體間責任承擔的方式等疑難問題開展公益調查。
  在該案刑事部分,由于鰻魚苗販子和鰻魚養殖場與直接捕撈者之間缺乏明確的事前共謀,未認定為非法捕撈水產品罪的共犯。那么在民事公益訴訟中,是僅僅要求直接捕撈者承擔鰻魚資源的侵權責任,還是要求包括鰻魚苗販子和鰻魚養殖場在內的全部主體共同承擔侵權責任?
  辯護律師認為,雖然捕撈行為對長江流域造成了生態資源侵害,但收購和販賣行為在捕撈行為后,收購時損害結果已經產生,因此收購行為并未造成生態資源損害,并以此證明損害結果與收購行為沒有因果關系。
  承辦檢察官在調查中發現,捕撈、收購、販賣這三類違法人員之間并非是“一錘子買賣”。長期以來,捕撈者用“絕戶網”從長江里捕撈鰻魚苗后,出售給鰻魚苗販子,鰻魚苗販子收購后再加價出售給鰻魚苗養殖場,三者在長期的交易中逐漸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公益訴訟起訴人庭審中指出,捕撈、收購與販賣行為互為作用,收購者與漁民訂下保底價格推動了捕撈鰻魚苗的行為,且收購者明知捕撈鰻魚苗嚴禁使用禁用漁具,還持續反復實施收購,三方形成了破壞長江生態資源的利益鏈條,因此構成共同侵權,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但如何準確認定非法收購的鰻魚苗數量,對承辦人來說也是個難題。
  為查清事實真相,自2019年1月份以來,承辦人多次遠赴如東等地的海港碼頭,找相關人員核實,并對核實的海捕鰻魚苗部分扣減。檢察人員又花了整整一個月時間將本案被告所捕撈、收購和販賣的鰻魚苗數量精確到個位數。
  最終,泰州市人民檢察院通過公益訴訟調查,將違法行為人非法捕撈鰻魚苗的數量在刑事判決認定的6.2萬尾的基礎上增加了5.5萬尾,認定11.69萬尾;侵權行為人在刑事判決認定的53人的基礎上增加了6人,認定59名侵權行為人。同時還逐一明晰侵權人和所需承擔的侵權責任。
  檢方:59名侵權行為人應依法承擔生態損害賠償責任
  大量捕撈鰻魚苗除了對長江鰻魚資源造成破壞以外,是否對長江生態資源也造成了嚴重破壞?這一部分損失又該如何計算呢?案件承辦人在查閱司法判例后,并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
  帶著疑問,承辦人聯系了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的漁業專家。
  經過與漁業專家的反復溝通、論證,結合非法捕撈工具、捕撈地點、捕撈季節、捕撈強度以及修復的難易程度等特點,最終確定除要求本案被告承擔鰻魚資源的損失外,還需讓他們按照鰻魚資源損失的1.5~3倍,對已造成的長江其他生態資源損害進行賠償。
  2019年7月15日,泰州市人民檢察院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本案59名被告在各自相應的范圍內依法承擔生態損害賠償責任,并在國家級媒體上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
  在開庭審理庭中,各方當事人圍繞生態資源損失如何認定,收購者是否承擔侵權責任以及是否與捕撈者承擔連帶責任等爭議焦點,進行了法庭辯論。
  作為專家證人,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周彥鋒對非法捕撈造成生態資源環境損害評估等問題出庭作證,就非法捕撈鰻魚苗行為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害等相關內容發表專業觀點,并當庭回應被告方當事人和法庭提出的專業問題。
  該案審判長陳迎說,長江流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和生態安全屏障區,堅持生態優先和保護優先,應當是我們的共識。環境司法的職能就在于通過依法受理審理案件,引導公眾自覺遵守生態環境保護法律法規,共同守護綠水青山。全媒體直播庭審,能夠收到辦理一起案件,教育廣大群眾的良好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
  一審判決后,部分被告提出上訴。目前,該案二審尚未宣判。見習記者韓東良

3D历史开奖号码